催生并传播师生研究成果·促进社会发展和性别公正

To provide a platform for generating, sharing, participating and promote research results
To pursuit gender justice and social development

从幼儿园到高中,性教育"缺"一路?谁"责无旁贷"?

2015-03-26

     近日,一名全国政协委员在两会期间提出,应尽快将性安全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中小学校必须有专职教师和教学设备,尽快出台编写有中国本土特色的教材,引发各方强烈关注。

来自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数据显示,2011年至今,深圳市每年因涉嫌猥亵儿童被起诉者都在40人以上,且呈逐年增多态势。法律在对性侵害案件重拳出击的同时,“润物细无声”的学校性安全教育也不可或缺。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吗,多所幼儿园、小学、中学的性教育情况并不乐观。在幼儿园阶段,性教育未正式纳入教育大纲不明确;小学中各类老师兼任性教育情况普遍,时段、方法、内容各不相同;中学阶段,因升学应试压力,性教育边缘化现象更为明显。

有专家表示,没有强制规范,没有专业的师资培育,是性教育普及两大难题;尽管加强家校交流在性教育领域颇为重要,但政府仍为责无旁贷的主导力量。


教育各阶段 各有难和缺

小学:各类老师“兼教”性教育 教材不齐时段不一

深圳2005年发布的针对性健康教育专题大纲中,将小学一年级列为深圳性教育的起点,并对教学内容做大体要求,现实情况如何?

南山区某小学教务处杨主任介绍,针对小学生的性教育,上级部门没有明确布置和要求,学校没有专门教材和老师,就采用广东省小学健康教育教程,性教育相关内容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学校会对内容进行讨论调整,通过不同场合和方式向学生讲述。

“不同年级孩子,讲述的方式和内容有区别。”杨主任介绍,目前12年级等低年级,主要由体育老师在体育课上,通过讲解运动原理和防止身体伤害等内容,进行性教育内容渗透,但主要目的仍是了解身体基本构造和体育运动学习的基础。

36年级等高年级,会由校医分别组织男生、女生进行定期讲座,以青春期性教育和生理卫生知识为主;同时,学校的心理咨询师也承担着一定的性教育任务,但前去咨询的学生较少。

还有学校进行了更加多样的探索。福田区一所小学班主任老师表示,因为没有统一规定,学校正在努力打造一整套覆盖16年级的性安全教育课程,但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

除了没有专职老师和统一教材外,各学校的性教育时段安排也不尽相同。据罗湖区一所小学的学老师介绍,综合各种因素后,学校开展性安全教育,通常从五年级才开始。


中学:应试压力“压缩”性教育 初中段应“重点关注”

相比小学“自主研发”性教育的探索之路,深圳性健康教育专题大纲明确划定初中、高中,并规定相应课程课时,但性教育缺失的现象则相对较为普遍,而受访的多位一线教师都呼吁,尽快由教育主管部门强化明确。

在罗湖区一所市属重点中学,初中生的性教育主要穿插在生物课、思品、健康课中,但是到了初三,一些课程会停掉,改换以中考应试为主的心理辅导。光明新区一所市属中学班主住老师表示,目前学校里尚没有相关课程和专业老师,针对学生的性教育基本还处于空白地带,“唯一相关的是,如果出事了,学校会找老师开会强调加强管理和监控。”

福田区一位区属高中老师无奈地表示,因为没有强制要求和规定,性教育铺不开是普遍现象,小学时觉得接触这些过多不利于心理健康,等到高中又面临升学的压力,认为这会让学生分心,初中仅有的比较“合适”性教育时段,也因为中考等各种压力和担忧而被弱化和敷衍。

“其实这方面教育不仅针对学生,对老师的相关心理和职业道德要求很重要。”上述老师透露,虽然教师直接性侵学生的恶性事件还是极少,但是学生与老师之间的隐晦的情感关系却一定程度上存在;特别是刚毕业的年轻教师,年龄与学生相差不大,与学生相处时又常常打成一片;更有个别老师与学生发展恋情,相关的性安全教育和疏导是目前亟须的。


幼儿园:性教育应延伸至学前 亟须教育大纲确认和规范

在深圳性健康教育专题大纲中,并未涵盖学前教育阶段,受访幼教业内人士均认为,性教育理应从幼儿园阶段开始,亟须相关教育大纲的确认和规范。

5岁左右开始接受与身体有关的性教育是最为理想的年龄。”深圳银鹰第二幼儿园杨园长介绍,在这个时段孩子认识“性”,就像认识眼睛、鼻子一样,不会引发羞耻心,而是自然而然的接触和认识,这样等孩子进入青春期遇到性征变化和困惑,就有较好的心理承受基础,并且也能从小树立起身体上自我安全保护意识。若等到进入青春期再接触相关内容,可能会引发孩子的生理冲动,也会因为有学生认为这属于隐私而产生抗拒心态。

“幼儿园阶段的性教育,更多应偏向卫生、安全、认识方面。”深圳大学师范学院学前教育系副主任陆克俭表示,幼儿园阶段的性安全教育紧迫且必要,无论是男童女童都易受害,深圳就发生过幼儿园保安性侵幼童的恶性事件。

陆克俭认为,对于尚未被纳入义务教育的幼儿园阶段,更应在相关性健康教育指导大纲内,单列条目突显其必要性和重要性,并另立文件规范幼儿园男、女教职人员配比和具体岗位管理制度。


“性教育”是个大课题

家长:认为必要担心尺度 叹“力不能及”

“这种教育有必要,但尺度如何把握非常重要。”家长刘女士认为,以渗透式的方式与社会、生物、思想品德等课程穿插,既传达知识和注意事项,又不挑起额外的不必要的兴趣,“最好教材和教学方法要有家长参与讨论,听取一定家长的意见。”

“我们这代人基本没有这方面教育。”邵先生表示,自己当时买了几本青春期知识书籍和相关光盘,悄悄放在孩子的房间里,让他自己领悟和了解。他表示,虽然觉得这样的方式不是最好,但在这方面确实不知从何说起,以前孩子问也都搪塞过去,当下社会信息环境各类性刺激、性暗示充斥,孩子极容易受到影响,“这方面教育学校应该有相关教材和正式专业老师,同学们一起学,让这件事脱敏。”


专家:政府“唱主角” 系统化长期推进

深圳市计划生育协会常务副会长、广东省性学会副会长陶林经常应邀去中小学为家长做性安全教育讲座。讲座与家长交流中他发现,家长对性教育十分“渴望”,“现在深圳的家长不再只是希望孩子学习好,更期待孩子身心健康。”

“性教育在家庭教育中虽然不能缺,但家长五花八门,素质不齐,性教育的主导权还应落在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陶林认为,不同其他学科,性教育一无专业的规范文件,二无对口的专业师资,虽然主管部门方针政策不断,但各学校基本还处于各自为战的局面。

“近几年,深圳校园性侵害事件高发,性教育不仅是卫生知识的灌输,更应该是安全保护技能的培育,并且应该是多方合作的长期工作,不能时断时续,搞阶段化工程。”


老师:培训家长家庭教育或许更有效

南山区某小学教务处杨主任表示,相比学校集中式、相对说教和书面式的性教育,家庭性教育有先天的优势,家长可以随时跟孩子沟通和讲解。

针对部分家长表示“不知从何说起”的窘境,杨主任建议,可由教育局向学校下发性教育安全手册,学校组织相关老师和专家,定期对家长进行培训,引导家长的性教育的重点和方式,再由家长在家庭生活中直接与孩子交流互动,以此作为学校性教育的呼应与补充,或许效果更好。


原文链接:http://liuxue.people.com.cn/n/2015/0312/c1053-26679453.html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