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并传播师生研究成果·促进社会发展和性别公正

To provide a platform for generating, sharing, participating and promote research results
To pursuit gender justice and social development

鹏星两岸四地反家暴论坛心得 黄红霞

2013-12-10

       2013年11月23日-24日,第二届两岸四地反家暴论坛顺利开幕,港澳台及大陆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同分享和探讨家庭暴力问题。

经过两天的学习,我受益匪浅,真切地感受到了公益的力量。还记得去年参加第一届两岸四地反家暴论坛,其中关于新婚姻法对家庭暴力的判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这一届的论坛,更是像一场反家暴盛宴,让我有了更深刻的感触和更广阔的视角。具体来说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反家暴已初步形成社会气候
第一届和第二届反家暴论坛均由深圳市鹏星社会工作服务社和鹏星家庭暴力防护中心发起和主办的,易松国教授作为机构的创办者,也是一名社会学者,能够洞悉最前沿的研究方向和社会问题。由易教授带领工作团队成立了国内第一家民间家庭暴力防护中心,并在实践的基础上发起了两岸四地论坛,论坛上聚集了来自港澳台和大陆权威的专业以及实务工作者,共同商讨如何预防、制止家庭暴力,如何让受暴者创伤复元。论坛还吸引了来自各基金会的代表,共同支援反家暴工作。同时政府部分、公安、法院、医务、妇联等单位也积极加入到了反家暴的队伍中,共同推动反家暴写入法律。可见反家暴工作已初步形成社会气候,这将为反家暴工作的开展和推进提供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


二、家庭暴力问题的复杂性和视角的多元性
家庭暴力问题不仅仅是个人问题,家庭问题,它还是社会问题、道德问题、法律问题等。在本次论坛中,每位发言的嘉宾都从不同的视角研究家庭暴力问题,整体上系统地分析了家庭暴力的现状、成因、危害、复元、庇护、立法等多个层面。以下是我的几点归类,也是我印象深刻的几个研究:
(一)关于受暴者视角
从家庭社会地位、经济地位的角度来讲,处于强势地位的成员在家庭生活中处于主导和支配地位,而处于弱势地位的成员往往在经济和生活上依赖于他们,一旦发生家庭矛盾,弱势成员通常会成为暴力发泄的对象。一般情况下,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一般为妇女、儿童、老年人或残疾人,当然也有个别的男性是受伤害对象。其中妇女儿童遭受家庭暴力最为普遍,也最为严重。
台湾励馨基金会的杜瑛秋督导除了讲述受暴妇女的现状以外,还从帮助受暴妇女就业的角度,介绍了励馨的服务经验,在励馨的经验看来,帮助受暴妇女就业,可以减少其经济压力,并从中获得自信,以及建立新的人际关系网络,由此平衡妇女与丈夫在家庭中的地位,从而减少家庭暴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叶齐华教授则从“第三者”——精神暴力的角度关注家暴问题。她认为夫妻关系中有第三者的情况出现,会严重影响婚姻家庭的稳定和生活质量,也会使双方身体、心理健康受到损害。同时她的调查显示在第三者精神暴力的情况中,通常是男性施暴,妻子受暴,这是由于历史、文化和社会构建的男女社会性别不平等导致的,而女性更易隐忍和原谅丈夫出轨行为,且忽略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婚姻与家庭权益。因此,反对家庭暴力,提高全民男女社会性别平等意识是关键措施之一。
受暴者不仅包含妇女,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儿童。真爱基金执行主任郭斌老师和杜瑛秋老师都关注到了受暴儿童,都认为孩子在暴力环境中长大以后,他成为施暴者和受暴者的几率非常大。因此真爱基金做家暴困境儿童的测评工具,包括童年创伤、成瘾行为和高压力等等给儿童带来的风险测量,并通过义工去做宣传教育工作,以及专业人士接个案等工作,来帮助儿童减少成长中各种风险的影响。而杜老师则用游戏治疗的方式,帮助孩子认识暴力,并减少暴力对他们的影响,预防暴力的代际传递。
(二)关于施暴者视角
香港东华三院的王凤仪老师则关注了家庭暴力中的施暴方——男性的辅导。她认为男性有很多压力和情绪,缺乏排解途径和方法,从而采用暴力的形式发泄在妻子和孩子身上,因而重视对男性的辅导可以从根源上预防和减少家暴。她同样希望家暴能够立法,但是也希望在立法中规定施暴者需接受辅导。
天津师范大学的王向贤教授从男性的气质角度研究男性施暴问题,她认为男女的观念是建立在所谓的男女性别差异和社会建构出来的性别不平等基础上,因此男性多为施暴者,女性多为受暴者。要预防家庭暴力问题,需要从男性的生态和生活系统层面来改写男性气质,从而减少和预防家庭暴力。
(三)关于创伤复元视角
美国纽约亚裔妇女中心的高小帆老师研究受暴者创伤如何复元的问题,她提出复元至少要在三个层次方面进行,一个是安全感,即让受暴者感觉到安全,这个安全可以是生活环境也可以是心理上安全;一个是信任,即让受暴者再次信任他人;还有一个是选择权,即受暴者可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穿什么衣服,去哪里等等。
(四)关于庇护所视角
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的吴群芳老师则关注了受暴者庇护所的情况,她认为庇护所是反家暴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她深入了解和调查了全国甚至国外的庇护所情况,发现大陆的庇护所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庇护性差,保密性差,专业人员少等,以致庇护所门庭冷落。她介绍了台湾和国外的庇护所运营经验,且希望能够在深圳建立一所真正专业而又本土化的庇护机构。
切合吴群芳老师的课题,澳门妇联励苑的杨淑贤主任介绍了澳门励苑庇护所的情况。澳门励苑是一所受暴妇女和儿童的庇护所,在这里,为受暴妇女和儿童提供安全的临时庇护场所,帮助其重拾信心,更好地面对困难和有规划地生活。
(五)关于家庭暴力的地域差异研究
中华女子学院的刘梦教授关注农村家庭暴力现状,并做了一项调查,发现在农村常常将家庭暴力问题等同于家庭纠纷,当遇到家庭暴力问题时,居民多求助于村干部,期望村干部进行调解,村干部对施暴者进行批评教育就了事。这与城市居民对待家暴问题方式也不一样。
同时,在论坛中有老师提到家庭暴力在国内可能南方和北方对待的态度不一样。在北方家庭暴力还是非常敏感和忌讳的一个话题。而在南方,尤其是深圳,香港,澳门,台湾,不管是普通居民,还是政府官员,都勇于直接面对和说出家庭暴力。很多受暴者主动求助,很多政府官员主动提出反家暴。
三、反对家庭暴力需要共同合作与交流平台
由于目前国内各地对于反家暴的研究和援助工作都比较分散,各自为阵,没有统一的平台。鹏星两岸四地反家暴论坛能够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同仁参加,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种交流合作平台存在的必要性。虽然鹏星两岸四地反家暴论坛给各地反家暴专家和实务工作者搭建了一个交流与合作的平台,但是短时间的分享和交流依然很有限,如果能够定期举办一些联合性的活动,以及建立网络交流平台等,则能够将分散的力量团聚起来,共同推动反家暴工作。
总之,本次论坛收获丰硕,不仅拓展了关于反家暴的视野,学习了各地反家暴的经验,更加引起了一些思考。希望能多一些机会参与这样的学习与交流,为反家暴工作贡献一份力量。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