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并传播师生研究成果·促进社会发展和性别公正

To provide a platform for generating, sharing, participating and promote research results
To pursuit gender justice and social development

“哺乳期”中的中国母乳库

2015-03-31


与献血这一公益行为较为普及不同,在国内,捐献母乳是个新鲜事。提起母乳库,对大多数人来说更是神秘的,甚至很多人都没听说过。

母乳库为全公益性的,由哺乳期女性自愿捐献,被捐献的母乳供给有需求的患儿免费使用,如家庭无法提供母乳的早产儿、手术后的婴儿、牛奶蛋白过敏婴儿、化疗后的患儿、重症患儿等。

20133月,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成立了内地首家母乳库,紧随其后,南京市妇幼保健院和广东省妇幼保健院相继成立母乳库。与精子库、脐带血库等机构日趋成熟相比,母乳库的成长还处于“哺乳期”阶段。成立两年以来,中国母乳库在纯母乳喂养率逐年降低的背景下到底遭遇了怎样的命运?运营状况如何?要让其顺利成长,还需要哪些制度安排?

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台盟中央委员、台盟北京市委副主委蔡国斌提交了一份《关于建议我国各省市应建立母乳库试点工作的提案》,引发社会关注。

同一天,南京,得知这一消息的南京母乳库负责人、南京市妇幼保健医院新生儿科主任韩树萍则兴奋不已,“建设母乳库的春天真要来了。”

其实,早在蔡国斌提交这份提案之前,广州、南京已经“尝鲜”,相继建立了母乳库,并且运行了一两年时间。从广州、南京两地母乳库的运行状况来看,韩树萍抿抿嘴,用“举步维艰”四个字来形容。

现状:低调与艰难中运行

想必对于新晋妈妈们来说,接受孕期教育的过程中,听到最多的一句叮嘱就是“母乳喂养好”。

的确,母乳是婴儿成长中唯一最自然、最安全、最完整的天然食物。然而,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总有一些新妈妈们无法哺乳孩子,而一些早产儿也会出现需要大量母乳但亲生母亲母乳不够用的状况。

碰上这种情况,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捐助者母乳为第二选择,这也就是韩树萍致力于建设的母乳库:采集宝宝年龄10个月以内的新妈妈们的乳汁,经过检验、消毒、储存、解冻、分发、转运等一系列程序,供给早产儿或危重儿,作为挽救小生命的一种有效手段,“在某种程度上,母乳对早产儿、病患婴儿来讲,它不仅仅是一种食物,更是一种治疗良药。”韩树萍说。

201381日,南京成立了华东地区首家母乳库,母乳库就设在南京市妇幼保健医院11楼新生儿科。

专门负责母乳库工作的护士周娟介绍,在国内,捐献母乳还是个新鲜事,母乳库乳源不足,需要大量“爱心妈妈”加入。虽然,目前母乳库可以帮助80%在院的重症宝宝,但是,相比较每年医院要收治近2000名早产儿或危重儿,母乳库提供的母乳显得杯水车薪。

即使如此,母乳库在一大批爱心人士的持续关注中正一天天成长。令周娟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名捐乳者是史女士,她是母乳库刚成立不久就主动来献爱心的“爱心妈妈”。“她在短短23天时间内,捐献了21次母乳,那段时间,她坚持每天1140分准时出现在母乳库,捐完奶后再回单位吃饭,捐奶总量达到了2685毫升,她的个人捐奶量已经足够4位患儿使用。”

时隔一年多,当记者采访史女士关于捐献母乳的事时,她谦虚地说:“妇幼建母乳库时,我的宝宝已经8个月了,也仅剩两个月时间可以捐献,就是希望好好利用这个时间,为患病的宝宝们提供更多帮助,毕竟每个母亲对孩子的心都是一样的。”

随着母乳喂养宣传力度的不断加大,越来越多的新妈妈都明白了“奶粉不能代替母乳”。但是,200810月,由宁波市母乳喂养协会筹建的内地首个母乳库项目宣告终止运行,仅存在了17个月,“究其原因,主要是奶粉推销员会使出各种手段让新妈妈们抛弃母乳,站到购买奶粉一边,这样便从‘根儿’上断绝了母乳库的潜在奶源,使得巧妇难为无‘乳’之炊。”周娟无可奈何地说。

南京市妇幼保健医院最新统计显示,截至317日,累计有280位“爱心妈妈”参与捐献母乳,捐献总量逾53万毫升。

韩树萍客观地说:“母乳库一直低调与艰难地运行着,平均每天有三四位‘爱心妈妈’前来捐献,一天能帮助五到六名重症儿童,但这对于医院每日60多名重症儿童的需求而言还远远不够。”

2014年春节后,为了收集到更多的奶源,由爱心人士捐赠给母乳库的“母乳捐献车”首次开进社区,直面社区群众,宣传捐献母乳的意义。“南京地区的母乳妈妈如果有意向捐献母乳,可以提前电话联系,母乳库会派出车辆专门接送捐献者,把捐献者接到母乳库,进行乳汁检测,合格后可以采集母乳,然后将捐献者送回去。”韩树萍再次向社会发出爱心呼唤。

但是,与国外的“母乳捐献车”不同的是,“目前,我们车子的功能仅仅局限于接送捐献者,而国外的‘母乳捐献车’基本在车上完成母乳检测、采集母乳等工作流程,减少了捐献者的往返劳顿,如果想要实现这样的功能,还需要投入一笔资金改造现在的车子。” 韩树萍坦言。

除了乳源不足,资金短缺也束缚着母乳库的发展。“一方面,我们希望来捐献乳汁的妈妈越来越多;另一方面,捐献的人越多,耗材使用就越多,母乳库承担的费用也越多。”韩树萍算了一笔账,“母乳库的先期建设已经投入了30万元,每位妈妈的检查费用、采乳费用一次大约400多元,而这些都是由医院承担的。”

成长:“烧钱”的母乳库能走多久

317日下午,南京街头下着瓢泼大雨,春寒料峭、湿气逼人。走入南京市妇幼保健医院1号楼11层新生儿科的母乳库,却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暖意和温馨。

设计精美的母乳库相关介绍和捐献流程张贴在了步出电梯墙壁的显著位置。在周娟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为捐乳妈妈专门开设的精致“捐乳室”,周娟热情地介绍:“正在捐乳的可是我们这里‘头号捐乳’妈妈闫女士,她已经连续半年风雨无阻,每天下午来捐500毫升母乳,累计已经捐了10万毫升。”

闫女士羞涩地笑说:“没想到这件事上拿了第一,第一次捐乳程序繁琐些,但之后每天只要抽出下午2个小时,就能行善积德,何乐而不为呢?”

据闫女士回忆,医院为了保证母乳安全,第一次捐奶时,给她做了问卷调查,其中包括对她的既往病史、生活习惯的了解,院方希望捐献者有良好的生活习惯。之后,还要做血清学检测,主要检查项目有艾滋、梅毒、乙肝、丙肝、巨细胞病毒等五项指标,所有的检验费用由医院承担。

在接受完面试后,闫女士便可以捐乳。按照程序规定,捐乳结束后,再去接受抽血体检。

在母乳库护士的指导下,闫女士洗净双手,用湿巾清洁完乳头,捐乳正式开始。首先上场的是一部价值5万多元的电动吸奶机,在电动吸奶机帮助下,乳汁从闫女士的乳腺中迸射出来,沿着塑料奶瓶的瓶壁汇集到奶瓶中。半小时后,闫女士共捐献了500毫升母乳。捐献完毕,母乳库的护士回收奶瓶,并在每个瓶子上贴上标签,注明捐献者的姓名、挤奶时间、奶量、消毒时间、入库时间等。随后,奶瓶被汇集到配奶室,放入国外进口的巴氏恒温循环水浴系统,把奶加热到62.5度,消毒半小时,然后放进冰箱冷藏。当需要使用时,就从冰箱把母乳取出来解冻,缓慢加热到接近人体的37℃,再喂给有需要的宝宝,每位宝宝每天需要喂食8次。

事实上,首次吸乳之后,闫女士要接受抽血体检,3天后,出验血结果。若血液有问题,闫女士捐献的母乳将被弃用。“我现在已是这里的老熟人,捐乳操作程序驾轻就熟,护士们只要略微协助就可以了。”闫女士略显自豪地说。

韩树萍介绍,走完整个捐乳流程需要40分钟,但检测费用大约200多块钱一个人,还有挤奶设备,“比如一个吸乳器100多元,不能重复使用超过8次,储奶瓶是   一次性的,我们测算了一下,所有流程走下来,‘爱心妈妈’捐乳一次,医院大约需要贴进去400元左右。”

母乳库具有“无偿捐献,免费使用”的特点,导致医院不但不能获利,而且还需要承担不小的营运费用。因此,目前仅限于在南京市妇幼新生儿科住院的宝宝才可以获得母乳库的珍贵奶源。

与南京的母乳库有类似运行状况的是全国第一家母乳库——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母乳库。据统计,两年来,广州母乳库总共只有448名捐乳妈妈,其中还以该院职工家属为主。该院临床营养科主任刘喜红掰着手指算了一下:“两年下来,母乳库中母乳成分仪、电动吸奶机、消毒设备、储藏设备等硬件投入差不多50多万元,加上日常开销,要200万,每天都在‘烧钱’。”

如此高昂的运营成本,到底能让母乳库的公益性坚持多久,母乳库的建设者们都在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韩树萍告诉记者,她在美国考察期间,发现美国对捐献母乳按照“无偿捐献、有偿使用”的原则,母乳的价格相对奶粉来说要高得多。而我国的母乳库因为没有收费项目和标准导致无法收费。“如果真的是资金出现问题的话,我们还是希望被捐赠的人能够提供这笔钱,事实上,母乳库‘无偿捐赠、有偿使用’应是一条必走之路。”韩树萍说。

未来:风险机遇并驾而行

母乳库,在很多人为之鼓掌的同时,也出现了许多对其质疑之声。

初为人母的朱女士的观点就代表着许多新妈妈们的顾虑,朱女士觉得:“如果我捐献了母乳后,万一自己的孩子不够吃了,怎么办?我捐献了母乳,会不会对自己的身体产生负面影响,进而影响哺乳自己的孩子呢?”

在广州母乳库筹备阶段,刘喜红曾做过一次问卷调查,结果只有25.1%的人表示愿意捐乳,这一度让刘喜红十分沮丧。

“母乳库在国内还是新鲜事物,很多人会怀疑我们收集母乳用来做什么。”刘喜红说,由于国内对捐献母乳的可行性认识不足,一些妈妈并不愿意前来捐乳,还有些妈妈觉得奶水还不够自家孩子喝,舍不得将奶捐出来。

针对这样的疑惑,韩树萍以“宣传”两字应对,她觉得唯有占领宣传阵地,才能让新妈妈们正确认识到捐献母乳,对身体不仅无害而且有益。

“为此,我们通过门诊、胎儿大学、妇幼病房内进行宣传:捐献母乳可以促进每次排空乳房,有利于乳腺管畅通。同时,我们制备了《知情同意书》,告知捐献者捐献母乳的优点。”韩树萍从专业角度阐释捐献母乳的种种益处,例如,母乳不挤或不吸,少挤或少吸,或每次没有排空母乳,都可能导致奶量越来越少;如果乳汁过多,排空不完全,产妇没有及时将乳房内多余乳汁排空,反而会引起乳腺炎;对乳头的刺激越多,产妇体内的泌乳素分泌越多,奶量也会越来越多等。

南京市儿童医院检验科医生李喆是捐献母乳的实践者,“那时我的母乳很多,每天一般都在1000多毫升,宝宝的奶量也就五六百毫升,多余的不如都捐给需要的小宝宝们,帮助别人,快乐自己。”

小徐夫妇是南京母乳库的直接受益者,“我们的宝宝26周早产,出生的时候只有21两,家人都为宝宝的健康担心,但在得到爱心妈妈的无偿捐乳后,宝宝迅速长大,现在宝宝5个月已经长到12斤了,各项评估结果都很健康,母乳库真是我们全家人的福音!”

而对于母乳库提供的乳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南京市儿童医院儿科医生认为,母乳并不适合所有住院的新生儿,再加上母乳库中的母乳毕竟不是宝宝亲生母亲的分泌物,很多家长都不愿意承担这个风险。同时,母乳库中的母乳在收集和运送过程中能不能彻底消毒、杜绝污染,这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记者在对几家医院妇产科及婴幼儿保健的相关医疗机构咨询时,几乎所有的被咨询者都表示,承认母乳的重要性,也了解目前几家母乳库的情况,但对于是否要建立母乳库都持谨慎态度。“就家长而言,在明知母乳是优先选择的情况下还是会选择使用配方奶粉。”一位妇产科临床医生个人觉得,最根本的原因是没有切实的监管机制和法律法规规范,“只能让医院持谨慎态度。”

对此,有相关专家建议,卫生部门对母乳库的管理可以参照血库或精子库,出台相关管理制度,设立管理规范和收费标准,这样才能保证母乳库长期稳定发展。还要建立相应的法律法规,建立一套怎样设置、怎样接受捐赠、怎样保存母乳及监督去向的制度。相关部门要建立严格的审批、准入与监管制度。

蔡国斌在两会提案中建议,各省市建立母乳库,并将推广母乳库列为省市政府为民办实事项目,包括对有母乳富余的妈妈进行母乳捐赠的宣传,对愿意捐赠母乳的妈妈进行登记和体检,还可以参考义务献血的方式,设定流动捐母乳车。

由于国家对母乳库没有相关的操作标准和法律法规,为了防范未知且可能的风险,韩树萍准备了三份《知情同意书》,签署对象分别是捐乳妈妈、用奶患儿的家长以及把奶存放在母乳库供自己孩子之用的母亲。

虽然母乳库在国外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但是,在我国还属于新生事物,创办母乳库的各种艰难只有韩树萍心知肚明,她苦笑道:“前段时间,还有热心的捐乳妈妈把我投诉到了院长信箱,责问既然母乳库宣传奶源紧张,鼓励妈妈们捐献乳汁,为什么还弃用她捐献的母乳。”

其实,捐乳妈妈的爱心之举让韩树萍颇为感动,但是,根据母乳库的操作规程,要求捐乳妈妈必须到医院来当面捐献,而不能把自己在家里吸出、冷藏的乳汁直接送到医院来,“我们必须确保乳汁安全的最高级别,确保我们的工作万无一失。”韩树萍说。


原文链接:http://acwf.people.com.cn/n/2015/0324/c99040-26741970.html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