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并传播师生研究成果·促进社会发展和性别公正

To provide a platform for generating, sharing, participating and promote research results
To pursuit gender justice and social development

德国争取女性平等的历史里程碑:联邦议会通过女性领导层比例法

2015-03-30


今年36日,德国联邦议会终于通过酝酿多年的女性领导比例法,旨在德国私人经济领域和公共服务领域以法律形式确定女性在领导层的比例。该法全称为《男女平等参与私人经济与公共服务领域领导阶层法》(以下简称“女性领导层比例法”),通过之时,议会各界代表为这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时刻欢呼雀跃,总理默克尔也在欢庆之列。

四方面保障女性比例不低于30%

女性领导层比例法的草案早在几年前就形成,引发了有关大企业女性领导比例的大讨论。3年前,时任劳工部长的冯德莱恩就提出,应该出台一项法律,规定企业领导层女性比例。她强调:“我敢肯定,如果没有法律保证,这项规定就无法执行,过去10年令人沮丧的现实就证明了这一点。”的确,如果没有硬性法律规定,德国妇女在私人经济领域进入领导层担任要职的凤毛麟角,在职场上收入也明显低于男性从业者。

新出台的女性领导层比例法核心内容是,从2016年起大型企业监事会中女性比例不得低于30%,该法主要从4个方面保障德国私人经济和公共服务领域领导层中的女性比例:一是1000人以上职工的108家大型上市公司实行强制法定最低女性比例,其监事会的女性比例不得低于30%,如果女性比例未得到满足,将保留空缺位置。二是500人左右的3500家公司实行弹性比例,包括中大型有限责任公司、登记合作社和交互保险社团等。根据弹性比例条款,公司必须制定内部规章,规定公司管理层包括董事会和监事会的女性比例,具体比例可由公司自己决定。三是法律规定不得降低现有比例原则,即公司现有管理层女性比例未达到30%时,公司在制定比例目标时不得低于现有女性比例现状。四是防止公司对比例的滥用,例如公司规定监事会的女性比例过低,为了防止这类滥用,新法规定,公司必须公开管理层女性条款,并设定实现期限,接受社会监督。

迈出争取女性平等历史性的一步

新法的出台,意味着将来会有更多女性进入企业管理层,这将为企业管理方式和企业文化带来影响。德国联邦家庭部长施韦希在36日议会通过女性领导层比例法的当天,兴奋地说道:“在‘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前夕,德国在争取女性平等方面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这位社民党部长强调,在决定薪水和劳动条件的地方,女性必须有自己的代表,“女性必须在企业的最高层占有一席之地”。她指出,相关法律将不仅对大企业的领导层产生影响,而且也将对大中型企业的数百万女性发挥非常具体的作用。

同是社民党成员的联邦司法部长马斯在议会发言时表示,在监事会中实行女性比例政策,有助于推进德国社会的现代化。这位政治家指出,女性领导层比例法是实施女性选举权以来为实现男女权益平等所做的最大贡献,“在获得政治权力后,女性终于也得到了经济权力的公平份额”。马斯还指出,女性选举权从1918年起在德国实施,领导层中实施女性比例制度意在确保富裕和增长。他强调,鉴于社会老龄化,不能低估教育水平良好的女性所具备的潜力。

长期致力于为女性争取更多权力的“女性进监事会”协会会长舒尔茨·施特雷洛说,以法律形式确定企业监事会女性比例是一个胜利。她认为,之后事情的发展会按照“大众心理学”那样,“我们德国人的一个优点是,如果我们出台了一个法律,就会依法办事。”她希望,这项法律尤其能够让“男女平等问题得到严肃认真地对待,并让企业文化发生转变”。

现任联邦国防部女部长冯德莱茵,多年来为女性比例立法倾注全力,女性领导层比例法出台后她表示,将在联邦军的领导层也提高女性领导比例。“目前联邦军人中10%是女兵,今后这一比例将提高至15%。现在全军只有唯一一名女将军,少得实在可怜,所以军队也需提高女性领导比例。”

并非万事大吉,仍有暗流涌动

新法虽然出台,但实施起来还有漫长的路要走。目前德国职场上的男女比例相差不大,但德国公司中女性管理者的比例甚微,女性在监事会中的比例是18.9%,董事会中的比例仅为5.8%,两者平均为12.4%

对新法,在联邦层面仍有一股抵制的暗流涌动。联盟党一名议员发言拒绝提高女性比例。他认为,在所有各层面搞一刀切毫无意义,并表示这一法律对德国的企业而言是“绝对不可行的”。德国青年联盟巴伐利亚州主席莱希哈特认为,在德国,女性们不需要这种法律支持,因为社会的变革是会自然发生的。联邦议会的联盟党党团主席考德在女性领导层比例法酝酿过程中,就曾当众指责力挺此法的家庭部部长施韦希“老是哭腔哭调”。

新法在经济界也遇到阻力。德国雇主联合会的斯特吕瑟尔原则上反对设定女性比例,“德国雇主联合会反复表达过反对意见。”他表示,升迁关键的标准之一“专业水平”会因此法被忽略。有企业界人士指责,法定女性高管比例的议案是“纯粹的计划经济”行为,是完全反生产力的。一些企业强调,企业人事安排应该取决于员工的工作能力,绝非按照性别而定,而且政治家们根本“不该介入”经济管理领域。

无论在联邦议会中还是在社会上,各种不同意见对于新法也是个冲击。在野的左翼党和绿党认为,女性领导层比例法虽然出台,但走得不够远。绿党议会党团主席埃卡特称该法是平等权利道路上的一座里程碑,但还不够,企业和公共机构女性领导比例应达到40%。左翼党的一名议员甚至批评说,对公共服务领域来说,该法意味着倒退,他提出女性比例必须达到50%。社会上许多男士对妇女比例法案很不满,有人甚至提出要向联邦法院提出申诉,改变公共服务业,特别是在小学、幼儿园等行业女性“一手遮天”的状况,

女性领导层比例法虽已出台,但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例如目前德国男女收入的比例差距高达20%,同工不同酬现象十分突出,家庭部长施韦希提出,她将在今年年底就男女同工同酬问题,向议会提交相关草案。


原文链接:http://paper.fnews.cc/content/2015-03/20/014672.html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Links